裳鲤

脑洞正式更名为 不可结缘

论标签的重要性/重发证明自己是有坑必填的好宝宝/六一快乐

(一)
「我只希望你们能好好的活下去」少女脸上带着一丝安详,身体变得透明,很快,便化为流光,融入身后的樱花树。
淡粉色的樱花在风中摇曳,空气中弥漫着花香。今天的本丸也依然沉浸在春意中呢。
「呵,真是天真得可爱呢」尽管看着少女在自己怀里逐渐消失,这位来自平安时代的贵族嘴角却依然带着优雅而矜持的浅笑。
「啧啧啧,真是无情呐」目睹了这一切的小狐丸从树上跳了下来,抖落衣衫上的花瓣。扬起一个无害的笑容,露出了若隐若现的小虎牙。「呀呀,这是第几个了呢」
「你不也是受益者吗」他的神情并没有因为小狐丸的嘲讽而有所松动。蕴含新月的双眸溢出淡淡的流光。「大家不都是这样吗」
「我们不过是时之政府的走狗啊」
(二)
「消灾避难」
高大的绿衣付丧神为刚刚逝去的生命祈福,微阖的眼眸流露出无尽的悲伤。
谁也没有错,只是想早日结束这无休止的战争大家都已经厌倦了这无休止的斗争。
一切不是都是因为人而起的吗?就让他们自己来了解这场无妄之灾吧。
「加上现任让出的灵力,马上就要收集到足够的灵力了」
「足以斩断时之政府的禁锢」长谷部冷静的分析道。
「马上就可以自由了啊」不知是谁发出的叹谓。
(三)
长谷部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个消失在樱花树下的审神者了。准确地说是,是在他的记忆中。
众所周知,本丸位处时间的夹缝,依靠审神者的灵力支撑起这个独立空间的稳定。没有了审神者的灵力支持,‘他们’所在的本丸会很快瓦解。而‘他们’也会随之被收回。
在被回收地瞬间,那些被遗忘的记忆一瞬间泳了上来。他看到了无数熟悉的面孔,有狰狞的敌人,有熟悉的伙伴,还有……那些自己曾经侍奉过的审神者们……哭泣、不甘、惊讶……还有发现自己被欺骗的不敢置信……不过这些都与‘他’无关了,‘他’不过是缕分神,在不经意间看到了主体的记忆,仅此而已。

那么,下个猎物会是谁呢?

(四)
“精致的容貌,绝对的服从。人类总是沉溺在这样华美的外表,却忽视其中隐匿的危机。”
“噗~”一张放大的脸出现在眼前。
“主上,你有没有在听啊”被打断了朗诵的乱一脸不满地看着在身边悠闲喝茶的审神者,手指着报纸的某一版面说道,“我这是是在给您建议!”
放下茶杯,婶婶接过报纸看了看,「婶婶们不得不看的任职规则」、「震惊!花样少女消失的阴谋逐渐浮出水面!」……
果然,又是这样乱七八糟的新闻。
轻叹了一口气,拿起手边的仙人团子塞到了乱的嘴里,“乱酱,好啦,别在意这么多了,我不会消失的。”
拿下团子,顺势做到了审神者的审旁“嗯嗯~我和大家一定会护主上安全的,才不会让主上莫名消失”

……

“我这是怎么了……乱……”看到逐渐透明的身体和怀中哭泣的乱……审神者突然意识到了什么“抱歉啊……乱……我失约了……不要难过……别哭……”

(五)
「你不觉得政府的运行机制很不人道吗……在这样封闭的环境下,大家都只能成为彼此的唯一,但有没有想过,一旦有一方有事,坏掉的会是一个整体啊。」
「或许呢,但是,成为彼此的唯一,不是很好吗?」

……

「就像现在我成为了你们的笼中鸟了吗?」
「你为什么要逃呢……如果你不走……我们也不会这样强迫您啊……」

……

「这便是我最后的归属了吗……万叶樱……」

(六)
万叶樱是一个灵力储存的容器。因为本丸内和现实的时间流速不太一样,而付丧神们的日常生活都需要灵力的供给,为了防止审神者不在本丸时间流速过快,导致日常无法进行,时之政府特意研发了这样的一个容器,用于储存审神者的灵力,以应对一些突发事件。
审神者的日课中也新增了每日向万叶樱中输送灵力的任务。
如果说审神者是一个灵力储存的容器,那么万叶樱就是一个无限容器。不过这之间还是有不同的,因为万叶樱只能储存,而不能产生,审神者却能在失去一定灵力之后,慢慢补回来,就像身上的血液一样。
不过政府到现在也还没弄清楚,灵力的产生。
有了万叶樱的好处,显而易见,很多审神者发现在失去一部分灵力之后,他们补充回来的灵力多多少少会有所增加。感觉就像跑步练习,练习的次数多了,身体也就是适应了训练强度。而灵力用到一个界限,自身能力也就能突破。

……但是,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东西啊……就像一节电池,它的寿命长短始终就在它诞生的那一刻,只是使用的方法不同,是短时间里透支呢……还是长久使用呢……
(终)
“时之政府真地好过分,居然瞒着那么多审神者做这样的事”
那些孩子不也安安全全地回到了现实了吗?很多事啊,政府是不能说的啊,毕竟总会有一些有心人会利用这些事来制造混乱呢,到时候局面混乱就更不好收拾。
“你们也真是厉害呀,居然也瞒着政府倒打一耙,让政府栽更头了,也很不容易呢”
噗~你觉得没有政府的默许,我们会这么容易就能斩断枷锁吗?只不过又会加上新的枷锁而已。
“不过为什么他们要结束审神者这个职业呢……明明大家相处都很开心啊……一起保卫历史,不是很好吗?”
不好……你们人类总是温柔得残忍……喜欢承诺,却又总是做不到……有时候……另可没有这样的温柔……没有这样的相遇……没有这样的缘……
“啊,你总是这样呢……不管我问什么,都不愿说,什么都要我自己去调查,真是好过分……你会想我吗?哪怕一丝丝也可以……果然还是连谎都不愿意说……”
到时候……恐怕你连我是谁,也不记得了吧……
“我能抱抱你吗?”
……
“我只希望你们能好好活下去”

最后的最后
不能再展开写了感觉没完没了了
解释一下,可能没有写出来的设定。
1.时之政府要搞事!!!敌人不能放置不管,管理人类真的好麻烦,管理新生精怪也好麻烦,没错按中国的神话体系来说就是精怪,日本的神指代很广很广,中国的神是神圣的,品德什么的一定要过线;但是在日本,就没有什么过线要求了,就算是兔子精白骨精都可以叫神,不知不觉又扯歪了,回正题,为了指导刀男们什么是“正确”、什么是“错误”,诞生的初期,让他们投设分神在灵介质上(为啥要介质呢,当然是因为本身灵力也不是很充足),通过自身体验感受善恶是非,然后把记忆,也就是判断机制传给本体,通过不断训练,当本体形成完善的判断机制之后,审神者就可以光荣退休了╮(╯▽╰)╭。
2.灵力什么的,先收集起来吧,反正判断机制已经差不多成熟了,灵力供给就不成问题,缺的时候再召集群众捐献出来(就像献血之类的,理由什么的,随便想一个就行)
3.灵力目前无法产出(虽然研究了好久,但是还是没办法产出)
4.审神者真的是退休!!!不过就是没有灵力了,然后没了这段记忆,他们很快就会回归正常生活。毕竟在现实,有了灵力,会看到不该看到的“东西”,这也是他们被选择的原因。没了灵力,他们能更快融入正常人的生活。
5.很多婶婶多多少少也了解这个计划,但是却不知道,最后,记忆会被夺去。

脑洞正式更名为 不可结缘

(一)

「我只希望你们能好好的活下去」少女脸上带着一丝安详,身体变得透明,很快,便化为流光,融入身后的樱花树。

淡粉色的樱花在风中摇曳,空气中弥漫着花香。今天的本丸也依然沉浸在春意中呢。

「呵,真是天真得可爱呢」尽管看着少女在自己怀里逐渐消失,这位来自平安时代的贵族嘴角却依然带着优雅而矜持的浅笑。

「啧啧啧,真是无情呐」目睹了这一切的小狐丸从树上跳了下来,抖落衣衫上的花瓣。扬起一个无害的笑容,露出了若隐若现的小虎牙。「呀呀,这是第几个了呢」

「你不也是受益者吗」他的神情并没有因为小狐丸的嘲讽而有所松动。蕴含新月的双眸溢出淡淡的流光。「大家不都是这样吗」

「我们不过是时之政府的走狗啊」

(二)

「消灾避难」

高大的绿衣付丧神为刚刚逝去的生命祈福,微阖的眼眸流露出无尽的悲伤。

谁也没有错,只是想早日结束这无休止的战争大家都已经厌倦了这无休止的斗争。

一切不是都是因为人而起的吗?就让他们自己来了解这场无妄之灾吧。

「加上现任让出的灵力,马上就要收集到足够的灵力了」

「足以斩断时之政府的禁锢」长谷部冷静的分析道。

「马上就可以自由了啊」不知是谁发出的叹谓。

(三)

长谷部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个消失在樱花树下的审神者了。准确地说是,是在他的记忆中。

众所周知,本丸位处时间的夹缝,依靠审神者的灵力支撑起这个独立空间的稳定。没有了审神者的灵力支持,‘他们’所在的本丸会很快瓦解。而‘他们’也会随之被收回。

在被回收地瞬间,那些被遗忘的记忆一瞬间泳了上来。他看到了无数熟悉的面孔,有狰狞的敌人,有熟悉的伙伴,还有……那些自己曾经侍奉过的审神者们……哭泣、不甘、惊讶……还有发现自己被欺骗的不敢置信……不过这些都与‘他’无关了,‘他’不过是缕分神,在不经意间看到了主体的记忆,仅此而已。


那么,下个猎物会是谁呢?


(四)

“精致的容貌,绝对的服从。人类总是沉溺在这样华美的外表,却忽视其中隐匿的危机。”

“噗~”一张放大的脸出现在眼前。

“主上,你有没有在听啊”被打断了朗诵的乱一脸不满地看着在身边悠闲喝茶的审神者,手指着报纸的某一版面说道,“我这是是在给您建议!”

放下茶杯,婶婶接过报纸看了看,「婶婶们不得不看的任职规则」、「震惊!花样少女消失的阴谋逐渐浮出水面!」……

果然,又是这样乱七八糟的新闻。

轻叹了一口气,拿起手边的仙人团子塞到了乱的嘴里,“乱酱,好啦,别在意这么多了,我不会消失的。”

拿下团子,顺势做到了审神者的审旁“嗯嗯~我和大家一定会护主上安全的,才不会让主上莫名消失”


……


“我这是怎么了……乱……”看到逐渐透明的身体和怀中哭泣的乱……审神者突然意识到了什么“抱歉啊……乱……我失约了……不要难过……别哭……”


(五)

「你不觉得政府的运行机制很不人道吗……在这样封闭的环境下,大家都只能成为彼此的唯一,但有没有想过,一旦有一方有事,坏掉的会是一个整体啊。」

「或许呢,但是,成为彼此的唯一,不是很好吗?」


……


「就像现在我成为了你们的笼中鸟了吗?」

「你为什么要逃呢……如果你不走……我们也不会这样强迫您啊……」


……


「这便是我最后的归属了吗……万叶樱……」



(六)

万叶樱是一个灵力储存的容器。因为本丸内和现实的时间流速不太一样,而付丧神们的日常生活都需要灵力的供给,为了防止审神者不在本丸时间流速过快,导致日常无法进行,时之政府特意研发了这样的一个容器,用于储存审神者的灵力,以应对一些突发事件。

审神者的日课中也新增了每日向万叶樱中输送灵力的任务。

如果说审神者是一个灵力储存的容器,那么万叶樱就是一个无限容器。不过这之间还是有不同的,因为万叶樱只能储存,而不能产生,审神者却能在失去一定灵力之后,慢慢补回来,就像身上的血液一样。

不过政府到现在也还没弄清楚,灵力的产生。

有了万叶樱的好处,显而易见,很多审神者发现在失去一部分灵力之后,他们补充回来的灵力多多少少会有所增加。感觉就像跑步练习,练习的次数多了,身体也就是适应了训练强度。而灵力用到一个界限,自身能力也就能突破。


……但是,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东西啊……就像一节电池,它的寿命长短始终就在它诞生的那一刻,只是使用的方法不同,是短时间里透支呢……还是长久使用呢……

(终)

“时之政府真地好过分,居然瞒着那么多审神者做这样的事”

那些孩子不也安安全全地回到了现实了吗?很多事啊,政府是不能说的啊,毕竟总会有一些有心人会利用这些事来制造混乱呢,到时候局面混乱就更不好收拾。

“你们也真是厉害呀,居然也瞒着政府倒打一耙,让政府栽更头了,也很不容易呢”

噗~你觉得没有政府的默许,我们会这么容易就能斩断枷锁吗?只不过又会加上新的枷锁而已。

“不过为什么他们要结束审神者这个职业呢……明明大家相处都很开心啊……一起保卫历史,不是很好吗?”

不好……你们人类总是温柔得残忍……喜欢承诺,却又总是做不到……有时候……另可没有这样的温柔……没有这样的相遇……没有这样的缘……

“啊,你总是这样呢……不管我问什么,都不愿说,什么都要我自己去调查,真是好过分……你会想我吗?哪怕一丝丝也可以……果然还是连谎都不愿意说……”

到时候……恐怕你连我是谁,也不记得了吧……

“我能抱抱你吗?”

……

“我只希望你们能好好活下去”


最后的最后

不能再展开写了感觉没完没了了

解释一下,可能没有写出来的设定。

1.时之政府要搞事!!!敌人不能放置不管,管理人类真的好麻烦,管理新生精怪也好麻烦,没错按中国的神话体系来说就是精怪,日本的神指代很广很广,中国的神是神圣的,品德什么的一定要过线;但是在日本,就没有什么过线要求了,就算是兔子精白骨精都可以叫神,不知不觉又扯歪了,回正题,为了指导刀男们什么是“正确”、什么是“错误”,诞生的初期,让他们投设分神在灵介质上(为啥要介质呢,当然是因为本身灵力也不是很充足),通过自身体验感受善恶是非,然后把记忆,也就是判断机制传给本体,通过不断训练,当本体形成完善的判断机制之后,审神者就可以光荣退休了╮(╯▽╰)╭。

2.灵力什么的,先收集起来吧,反正判断机制已经差不多成熟了,灵力供给就不成问题,缺的时候再召集群众捐献出来(就像献血之类的,理由什么的,随便想一个就行)

3.灵力目前无法产出(虽然研究了好久,但是还是没办法产出)

4.审神者真的是退休!!!不过就是没有灵力了,然后没了这段记忆,他们很快就会回归正常生活。毕竟在现实,有了灵力,会看到不该看到的“东西”,这也是他们被选择的原因。没了灵力,他们能更快融入正常人的生活。

5.很多婶婶多多少少也了解这个计划,但是却不知道,最后,记忆会被夺去。

6.↓戏最多的婶的设定。


脑洞后续

(三)
长谷部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个消失在樱花树下的审神者了。准确地说是,是在他的记忆中。
众所周知,本丸位处时间的夹缝,依靠审神者的灵力支撑起这个独立空间的稳定。没有了审神者的灵力支持,‘他们’所在的本丸会很快瓦解。而‘他们’也会随之被收回。

在被回收地瞬间,那些被遗忘的记忆一瞬间泳了上来。他看到了无数熟悉的面孔,有狰狞的敌人,有熟悉的伙伴,还有……那些自己曾经侍奉过的审神者们……哭泣、不甘、惊讶……还有发现自己被欺骗的不敢置信……不过这些都与‘他’无关了,‘他’不过是缕分神,在不经意间看到了主体的记忆,仅此而已。

那么,下个猎物会是谁呢?

(四)
“精致的容貌,绝对的服从。人类总是沉溺在这样华美的外表,却忽视其中隐匿的危机。”
“噗~”一张放大的脸出现在眼前。
“主上,你有没有在听啊”被打断了朗诵的乱一脸不满地看着在身边悠闲喝茶的审神者,手指着报纸的某一版面说道,“我这是是在给您建议!”
放下茶杯,婶婶接过报纸看了看,「婶婶们不得不看的建议」、「震惊!花样少女消失的阴谋逐渐浮出水面!」……
果然,又是这样乱七八糟的新闻。
轻叹了一口气,拿起手边的仙人团子塞到了乱的嘴里,“乱酱,好啦,别在意这么多了,我不会消失的。”
拿下团子,顺势做到了审神者的审旁“嗯嗯~我和大家一定会护主上安全的,才不会让主上莫名消失”

……

“我这是怎么了……乱……”看到逐渐透明的身体和怀中哭泣的乱……审神者突然意识到了什么“抱歉啊……乱……我失约了……不要难过……别哭……”

……
灿烂的樱花树下,却只有一人身影。

脑洞后续 前一部分已经发过

(一)
「我只希望你们能好好的活下去」少女脸上带着一丝安详,身体变得透明,很快,便化为流光,融入身后的樱花树。
淡粉色的樱花在风中摇曳,空气中弥漫着花香。今天的本丸也依然沉浸在春意中呢。
「呵,真是天真得可爱呢」尽管看着少女在自己怀里逐渐消失,这位来自平安时代的贵族嘴角却依然带着优雅而矜持的浅笑。
「啧啧啧,真是无情呐」目睹了这一切的小狐丸从树上跳了下来,抖落衣衫上的花瓣。扬起一个无害的笑容,露出了若隐若现的小虎牙。「呀呀,这是第几个了呢」
「你不也是受益者吗」他的神情并没有因为小狐丸的嘲讽而有所松动。蕴含新月的双眸溢出淡淡的流光。「大家不都是这样吗」
「我们不过是时之政府的走狗啊」
(二)
「消灾避难」
高大的绿衣付丧神为刚刚逝去的生命祈福,微阖的眼眸流露出无尽的悲伤。
谁也没有错,只是想早日结束这无休止的战争大家都已经厌倦了这无休止的斗争。
一切不是都是因为人而起的吗?就让他们自己来了解这场无妄之灾吧。
「加上现任让出的灵力,马上就要收集到足够的灵力了」
「足以斩断时之政府的禁锢」长谷部冷静的分析道。
「马上就可以自由了」

脑洞 女婶x清光

(一)
「我、加州清光。被称为“河川下游的的孩子、河原之子”哟。不易操纵但是性能一流哦,正在募集能够经常使用并且会爱惜我、还会装饰我的人」
在飘落的樱花中,红眸黑发的少年,用着黏黏的语气介绍着自己。
眼前的审神者虽然没有说什么话,但面具下微翘的嘴角却彰显着她的好心情。
  我只是为了你而来。
「那么,请多关照哟」
(二)
「变得这样破破烂烂……不会被疼爱了吧……」
看到清光黯淡的双眸……这孩子又该乱想了吧……
「怎么了,弄疼你了吗?抱歉啊,我……我第一次帮人治疗……呀……」
嗯,审神者开启了笨拙转移话题模式
启动光速修理模式。
很快,清光的手中被塞进了一个东西。一瓶指甲油。
「这是给你的礼物……见面的时候看到你的装扮,意外的想到,你应该喜欢这个……很可爱呢,有空的话,也要拜托你来装饰一下我呢~」
「那么说好了呢」
(三)
「哇,卡哇伊呢」少女揣着一双星星眼望向清光。
「没什么的,很简单啦」
嘻嘻,清光还是一样一被夸就害羞呢。某婶在心里恶劣地一笑。
(四)
「其实婶婶一点也不喜欢涂指甲油呢」
婶婶公约之一:
不要让付丧神们知道审神者的名字。
「嗯……在初次介绍的时候,只要微笑就可以避免提到名字了吧……唔,要是他们问起该怎么办呢……真是一个让人困扰的问题呢……期望他们别问啦

「和人相处真的好麻烦啊」

很久以前的脑洞(短)

「我只希望你们能好好的活下去」少女脸上带着一丝安详,身体变得透明,很快,便化为流光,融入身后的樱花树。
淡粉色的樱花在风中摇曳,空气中弥漫着花香。今天的本丸也依然沉浸在春意中呢。
「呵,真是天真得可爱呢」尽管看着少女在自己怀里逐渐消失,这位来自平安时代的贵族嘴角却依然带着优雅而矜持的浅笑。
「啧啧啧,真是无情呐」目睹了这一切的小狐丸从树上跳了下来,抖落衣衫上的花瓣。扬起一个无害的笑容,露出了若隐若现的小虎牙。「呀呀,这是第几个了呢」
「你不也是受益者吗」他的神情并没有因为小狐丸的嘲讽而有所松动。蕴含新月的双眸溢出淡淡的流光。「大家不都是这样吗」























「我们不过是时之政府的走狗啊」

没错,他们就是时之政府用来诱骗无辜少女的大杀器。